Music

今天的独立,明天的流行 – 台湾独立音乐的时代变革

台湾独立音乐掀起新风潮

Calendar

出版日期: 16 Apr 2018

author

撰稿: 陈玉能


阅读时间: >15mins

台湾独立音乐掀起新风潮

不只是社会影响力。数位下载与平台串流的时代,中文音乐的实体唱片销售从90年代亚洲区可卖出动辄数十万,甚至百万张的辉煌时代,如今许多流行音乐歌手的实体销量,包括一些天王天后们,有时可沦为仅四位数而已。不过,此时却也有着一批不走大众化寻常路的所谓“独立音乐“创作歌手与乐团,反在这个艰难时候异军突起,不只是凭着独特音乐风格得到业界口碑,实体销量往往还比主流体制的歌手还要好个两三倍以上。

究竟这股在中文音乐圈的独立音乐风潮,从何时播下种子,就得回到80年代末的台湾唱片圈。

独立音乐的开启

1982年可说是个对中文流行音乐历史的重要年份,因为罗大佑的《之乎者也》打破了当时民歌当道的盛况,以带有社会批判性的歌词,甚至融入雷鬼节奏风格,开启了中文音乐可以有更多面貌与态度的时代。当然,要说这是中文独立音乐的开端,若和现状我们对此概念的理解作比较的话仍有些差距,但要说是奠下未来的基础,这肯定不为过。

真正可被视为台湾独立音乐开端的,莫过于1986年任将达接手“水晶唱片“后,先是引进代理欧美的地下与独立音乐,过后隔年更开始办介绍地下音乐的《摇滚客》杂志,还有连续四届的”台北新音乐节“,成为当时非主流音乐人的重要摇篮。有口皆碑并且是许多乐迷熟知的伍佰、雷光夏、陈明章、黑名单工作室,赵一豪等,都是在水晶唱片完成了那些在当时可谓前卫的音乐作品。

90年代时期水晶唱片就遭遇不少财务困境,公司发展自然受限,但独立音乐的精神却没有因此浇熄,在其他台湾本土唱片公司有着重大影响力。当时的唱片公司如友善的狗和魔岩唱片,都不算是独立音乐厂牌,可是却孕育了很多如今被视为中文独立音乐的指标性人物。

曾在滨海艺术中心演出的陈珊妮和黄小桢,她们音乐之路都是从加入友善的狗开始,而从魔岩旗下出道的则有陈绮贞和李雨寰等等。无论是陈珊妮第一张《华盛顿砍下樱桃树》不按流行音乐走法的词曲和题材、还是黄小桢只有不断重复4句副歌没有主歌的《15秒练习曲》,或是李雨寰华丽前卫电音风格的《Techno Love》,都展现了当时深具独立音乐思维和精神,但并非在独立厂牌下发行。

透过上述历程,就不难看出独立音乐的本质不只是发行厂牌本身,其音乐制作背后的音乐人自主性有多强,是否是为了迎合市场需求而做音乐,还是回归最纯粹的表达,这其实更接近独立音乐的定义。

话说回来,独立音乐这个词汇其实在八九十年代还并不盛行,而真正让这个统称“发扬光大”的其实是在进入2000年之后,而灵魂人物正是陈绮贞。

百花齐放的台湾独立音乐

现在已经被视为“文青女神”的陈绮贞,前三张专辑《让我想一想》到《吉他手》由魔岩和滚石负责,直到2003年正式离开唱片公司后,开始设立自己的音乐品牌,并自制发行了三张单曲《Sentimental Kills》、《旅行的意义》和《After 17》,甚至连找印刷厂也是自己来。很多现代乐迷对于独立音乐的认知,其实就是从陈绮贞这样的“自己主宰自己搞定”的模式而形成的。

随后,林暐哲音乐社签下苏打绿,于2005年发行的首张同名专辑取得不俗成绩,隔年《小宇宙》专辑更获得广大市场回响。专辑第二主打《小情歌》空前的成功,也证明独立音乐在保有自我风格的同时,不一定就是曲高和寡。群众也对于摆脱了一贯商业操作模式,不以K歌或是讨喜形象去博得青睐和大手笔砸钱宣传来吸引听者的独立音乐人,有了更大兴趣和认识,走入了更多层级的听众。

之后的台湾独立音乐可谓渐渐进入百花齐放的状态,我们也看到了张悬(现为焦安溥)、卢广仲、魏如萱、Hello Nico、草东没有派对等等的出现,不仅得到更多乐迷的重视和喜爱,也让独立音乐厂牌如添翼、弯的音乐、黑市音乐、风和日丽等等,纷纷孕育而生或有了更大发展空间。此外,台湾政府在举办金曲奖外,从2010年开始加办金音奖,对台湾各种音乐风格如电音、爵士、摇滚的原创作品给予肯定,可见在独立音乐旗帜下催生出更多中文音乐的可能。

当串流音乐对主流唱片的实体销量带来巨大冲击,面对独立音乐人的歌迷高忠诚度,大部分仍愿意购买唱片作为支持下,这也撼动了国际唱片公司的经营方针,逐渐透过各种方式和创作歌手与乐团合作,让他们保留创作与制作的自主权,而公司主要负责发行和宣传。

台湾独立音乐在海外的影响

当然,不得不提台湾独立音乐的风潮对本地中文音乐创作间接带来的影响。2008年2月我们就听到了邱意淋(Bevlyn Khoo)独立发行了《Lonely Afternoon》 EP,隔年由报业控股旗下多家华文媒体联办的“e乐大赏”更是增加了最佳独立专辑奖项,而邱意淋正是得主。我们陆续看到更多本地带着各种音乐风格的独立创作歌手如插班生、铃凯、魏妙如等发片。更多中文原创音乐于这片土地诞生,并且带到了台湾,像是2015年在台湾发行《为什么要乖》的冼佩瑾,以及被华研唱片相中,接下来也将发行个人创作专辑的文慧如。

最后,说回台湾独立音乐如何接触到海外群众,也一定要提到2011年在香港开始的呼叫音乐节,一个致力于将台湾优秀独立音乐人介绍给其他区域听众的活动。来临6月,台湾呼叫音乐节和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呈献的好in::乐首次联手合作,带来接连两晚的原创音乐作品,让乐迷可以一睹台湾和新加坡创作歌手的精彩演出。

其中三个独立音乐歌手/乐团:

灭火器乐团


2007年发行首张专辑《Let’s Go》,至今已推出四张专辑。灭火器的音乐创作以台语为主,风格则以庞克摇滚为基调,但作品中在叙述时代和生活的同时,并不走重度批判路线,而是刚柔并济地攻入心房。代表作如《晚安台湾》和《岛屿天光》都为台湾社会运动最常响起的主题曲,也因此奠定灭火器作为“人民乐团”的称号。

听音乐: 《岛屿天光》


魏如萱


2003年和奇哥以团体“自然捲”出道,4年后以个人名义展开全新音乐生涯。魏如萱的音乐风格多变,从原本的花草系音乐,过后在《优雅的刺猬》时期展现强烈实验性风格,而现在的她则在流行与小众之间找到了一个专属“魏如萱“的风格位置。强烈的音乐特色和歌声辨识度,让魏如萱近年来成为最成功的独立音乐女歌手,甚至还在台北小巨蛋两度开个人演唱会。

听音乐:《晚安晚安》

文慧如


这两年最受瞩目的本地新人莫过于文慧如。童星出身的她,大学时期开始接触吉他和创作,在网络上定期分享翻唱作品,并对原作进行一定程度的改编,广受乐迷欢迎,点击率动辄破千万,被号称为“翻唱女王”。目前住在台北的文慧如,为华研唱片签约歌手,创作的《人间烟火》和《身体都知道》也收录在田馥甄的专辑,创作实力不容小觑。

听音乐: 《给我一个》


6月9与10日,亲临滨海艺术中心另艺聚场参与《呼叫好in::乐》,近距离聆听来自台湾和新加坡的唱作歌手与乐团的原创音乐作品。

撰稿:

陈玉能

陈玉能为本地已经创立12年的线上音乐杂志Freshmusic的创办人,并以笔名“老黄瓜”撰写文章,过后也致力与本地主流媒体如《联合早报》和已经停刊的《我报》合作,以乐评及专题形式介绍海内外独立音乐人的优秀作品


#WYNTK (What you need to know)

透过业界的音乐人和乐评人的分享,让你更加了解原创音乐以及其音乐文化。
您在Offstage的每月{1章}限额现在已剩{0章}。欲继续浏览,请申请Esplanade&Me滨海与我会员免费账号或重新登录用户账号。 注册/ 登录